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娱网棋牌 > 机窝 >

当的是海军航空兵干的是驱鸟活这些兵哥哥都有种职业病

归档日期:12-04       文本归类:机窝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5月17日17时40分,渤海湾畔某机场,海军航空兵某飞行团在陌生海域低空训练返场途中,突然,鸟情观察员魏旭东发现一群归巢野鸽出现在机场40米空域内,情况危急,3号、5号驱鸟位的四名驱鸟队员迅即点燃钛雷弹,受惊的野鸽惊慌而散,解除了警报,战鹰安全着陆。

  据统计,最近50年间,由于飞机撞鸟,造成世界各国数百架军用飞机损失和百余名军人丧生,国际航空联合会更是把鸟害升级为“A”类航空灾难。

  海军航空兵某场站驱鸟班升级为驱鸟队已有半年,他们对于破解飞机与飞鸟相撞的“世界级难题”有哪些“妙招”呢?一起来看看“上线”半年的驱鸟队兵哥哥如何与鸟儿过招!

  飞鸟撞机这事儿到底有多恐怖?编辑先给你看一个物理算式——飞机以300米/秒的速度飞行,一只体重500克的小鸟以10米/秒的速度与其相撞,如果相撞时间约为3毫秒,那么小鸟撞击飞机的冲击力高达10.3吨,目前的飞机材料大都经受不住。

  再给你描述一张照片里的场景——一架飞机与野鸭相撞,发动机进气道内糊满了血迹和鸟的羽毛、残骸,发动机叶片受损多达250片,被迫进厂更换价值约3000万元的发动机。

  一只鸟撞击到高速旋转的飞机发动机风扇叶片,不仅风扇叶片会被鸟击断,而且叶片碎片会被高速甩入燃烧室,导致发动机停车,酿成严重飞行事故。

  毕竟蓝天是飞机的,更是鸟儿的。人类飞上天空才多长时间?而鸟儿已经在天空飞翔了亿万年之久。

  首先,鸟儿并不害怕飞机。鸟类并没有将飞机视为天敌,不具备害怕或避开飞机的本能。

  其次,新型战机速度快、进气道口径大、发动机吸力大,鸟类很难对战机进行避让。

  第三,近年来机场附近生态环境不断改善,鸟类种群数量逐年上升,而鸟类活动的高峰期与飞行训练时间往往重叠,鸟撞飞机几率大增。

  撞坏战机,危险不言而喻。杀死鸟儿,也违背保护动物的良知。该场站的兵哥哥们只能放大招,将鸟儿“请”走了。

  在机场跑道的两边,每隔数十米就可以看见一个身穿制服头戴钢盔的“模特假人”,这是兵哥们的“替身”,和农田里粗糙的稻草人不同,他们摆放的“模特”不仅外形更加逼真,还能摆出各种吓鸟的“Pose”。仿真模特的位置、姿势和颜色要经常变换,为的是防止鸟儿熟悉后不会害怕。

  驱鸟队还在跑道周边布设带有狰狞的鹰眼图案的“恐怖眼”,眼睛下方还安装着不锈钢金属片,在阳光照射下发出刺眼的光芒。这个就属于心理战了,因为酷似老鹰的眼睛,小鸟见了都会躲得远远的。

  风轮由蓝、白、绿、黄4色组成,分布在机场东西跑道的南北头。利用彩色风轮叶片旋转对鸟儿视觉系统产生刺激,达到驱鸟效果。

  到了夜晚,黑暗中的假人、鹰眼、风轮都对鸟儿失去了效果,而驱鸟队员则另有高招。

  电动打火,太阳能充电,远程遥控,通过制造巨大的声音以及回声刺激鸟类听觉系统,达到低空驱鸟目的。

  与煤气炮、二踢脚炮相同,主要用来高空驱鸟,能够产生声、光、电、振动和气浪冲击,直接吓跑鸟群。

  车上配备了“驱鸟王”语音驱鸟器,不仅“嗓门”大到可以驱赶500米范围内的飞鸟,还能发出老虎狮子的吼叫、机枪扫射、爆炸等上百种鸟类报警惊叫、求救悲鸣或天敌鸣叫的声音。队员们介绍说,鸟儿很聪明,时间长了也会知道人们是虚张声势,因此还得不断变换播放内容,3至10分钟内以5至60秒的间隔播放录音。

  利用氨水味道刺激的特点,在飞机起飞线和降落线周围布设氨水桶阵,鸟禽受到刺激会远远飞离,极大地减小了飞机在起飞和降落发生鸟情的危险。

  在起飞线米的大型鸟阵,里面放置三个大型音箱播放鸟禽求偶等声音诱惑鸟禽飞往鸟阵,防止飞机起飞或者降落时,鸟禽飞向飞机。

  捕鸟网与跑道平行,有2公里长。为的就是防止飞机在起降过程中,有鸟儿冲向机坪。捕鸟网的杆子都是易折的材质,如果出现什么特殊情况,一碰就折。他们还会及时把撞网的鸟儿解救下来。如果遇到受伤的小鸟,他们还会小心喂养,待其伤愈后再进行放飞。

  驱鸟队员分布在机场跑道周围,发现鸟群有飞来的迹象立即燃放。这种方式在飞行日是用的最多的,每个飞行日大约要消耗300多颗。

  请注意!这种手段一般只是用来起震慑作用的,我们的兵哥哥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才会将枪口对准鸟儿。

  然而,这些办法还是治标不治本。最好的驱鸟效果,是鸟儿根本不往机场飞。然而,这可能吗?那就再来看看兵哥的终极绝招吧!

  该场站最有特色的驱鸟办法,是生态治理。据了解,驱鸟队员每年都要对机场周边半径8公里范围内的飞鸟做统计,在场务连的鸟情资料警示室里,共收集了机场附近山林中100余种鸟类的标本,旁边附注了各类鸟儿的生活习性:它们喜欢在哪里嬉戏?何时“谈恋爱”?何时生儿育女?在哪里筑巢安家……

  研究这些干什么?好处多多。比如,很多鸟儿“光顾”机场,是来觅食的。驱鸟队就及时切断鸟儿的“食物链”,灭除草地里的昆虫,抑制蚂蚁、蚯蚓等动物的生长,减少杂草和植物开花结果;或者给机场跑道旁边的草坪通通理“平头”,防止草坪太高藏匿老鼠、野兔,减少老鹰等猛禽“惠顾”。 像喜鹊、山斑鸠、野鸭等鸟类,活动半径不离开鸟窝,驱鸟队就趁着飞行间隙把机场附近树上的鸟窝给摘除。

  该场站常见的鸟类有绿嘴鸭、水鸭、喜鹊、老鹰、白鹭、斑鸠、野鸽、燕子、麻雀等十多种,驱赶这些鸟类要根据种类和习性分别对待,有的飞鸟要用声音驱赶,有的就得逼迫他们“搬家”,而在鸟儿繁殖季节,母鸟不来,公鸟就不会来。

  为了更好地掌握驻地鸟类生活习性,他们主动向驻地农业局鸟类专家请教,并对机场附近鸟情进行深入的系统研究,自主研发出了“机场鸟情查询系统软件”,建立起120多种鸟类数据库,扩充完善了《鸟群分类显示图》《鸟类活动动态曲线图》等,以此为依据分析总结出重点时段、重要节点有效驱鸟的好方法,大大提升了场站驱鸟工作的质量。

  渐入夏季,又到了鸟儿觅食繁衍的旺季,每到这个时候驱鸟队员们就格外警惕,装弹、瞄准、发射……一枚空包弹带着啸叫的尾音冲向天空,随着一声爆鸣,盘旋在机场跑道上空的鸟儿被惊得四散飞去。

  早上6点,驱鸟队的官兵们就已经在跑道四周巡视,“天亮前后是飞鸟外出觅食比较集中的时间,经常有成群结队的鸟群起飞,这时候就是我们最紧张忙碌的时候。”陈寒告诉笔者,每个飞行日他们早晨6点就得上岗,遇到重大任务,4点半、5点上岗的时候都有。

  机场内的草坪不得超过30厘米,起飞线厘米,割草机割过后,压路机要把草地再压一遍,防止鸟禽在草里搭窝挖洞繁衍。

  飞鸟对战机的威胁主要集中在飞机的起降阶段,因此起降滑行跑道周边是驱鸟队员关注的重点。队员们天天围着机场跑道转,一圈下来就是15公里,一年相当于绕山东半岛一圈半。在驱鸟队工作已经有8个年头的李小龙幽默地说:“机场周围的每棵树下都有我的脚印。”

  春去秋来,四季变化,驱鸟队的工作却没有季节之分。机场地域开阔,夏天骄阳似火,地面都能烫熟鸡蛋,空旷的跑道让驱鸟队员无处躲避烈日的炙烤;冬天寒风凛冽,呼啸而过的北风无遮无挡,坐在密闭的驱鸟车上也能感受到刺骨的寒冷。然而无论寒冬酷暑,鸟情就是命令,一有飞行,跑道四周最早出现的总是驱鸟队员们的身影。

  常年和鸟类打交道,也让驱鸟队的官兵们练出了神奇的本领,每名队员都对鸟类“如数家珍”,机场周边4大类28个品种鸟类的生活习性,他们能随口道来。

  多年的驱鸟工作甚至让队员们都患上了一种职业病,即使休假回家,见到天空中飞过一只小鸟,心里都会“咯噔”一下。

  按理说驱鸟队的官兵对小鸟应该深恶痛绝,但李小龙告诉笔者:“鸟是人类的朋友,我们的职责是驱鸟,而不是捕杀鸟儿,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伤害它们。”有时会有飞鸟误撞到机场滑行跑道两侧的鸟网,驱鸟队员发现后,就会及时把撞网的鸟儿解救下来。如果遇到受伤的小鸟,他们还会小心喂养,待其伤愈后,远离机场再进行放飞。

  这是一只误撞鸟网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鹗,由于撞到鸟网时过度挣扎翅膀受伤,驱鸟队的队员们在照顾了近半个月伤好后将它放飞。

  就是这群可爱的官兵,在幕后默默奉献,用自己的汗水和智慧在机场上空筑起了一道“安全网”,为战鹰自由翱翔铺平了天路。望着他们明亮的眸子和黝黑的皮肤,一种崇敬之情会在心底油然而生。

本文链接:http://getpurlize.com/jiwo/9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