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娱网棋牌 > 集团装药 >

佳木斯警方首次正式公布:杀童连环惨案(组图)

归档日期:11-21       文本归类:集团装药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佳木斯发生一起特大杀童连环案”的传言,3月4日晚,在本报记者亲赴佳木斯调查后得到证实,3月5日本报在全国独家披露,最少已经有5名孩子遇害!

  2005年2月20日17时许,向阳区松林社区居民宋保和,在下班回家的当口儿,突然发现自己的10岁女儿正被一个中年男子半抱半夹着从身边经过。“是我家一个老邻居在后面喊着‘快把孩子放下’时,我才注意到的……”宋保和说。宋保和赶紧去追抱着他女儿的男子,大约追出20多米后,在一个煤场里,宋保和一下把那个男子扑倒了,随后赶来的邻居和宋保和一道,把那个男子制伏后,扭送到了松林派出所。

  “佳木斯发生一起特大杀童连环案”的传言在本报记者的调查中正在拨开层层迷雾。

  昨日深夜,4名孩子家长来到记者下榻的旅馆,向本报独家提供了他们自己所记录下的“孩子失踪的经过”。

  记者看到,在每一页的记录中,家长们都按下了鲜红的手印,“所写的都是真实的!”一个家长说。

  对于为何独家向记者提供此“失踪经过”,家长们表示,原因在于“华商晨报作为第一家公布这个恶性案件的媒体,得到了我们的相信”。

  据记者了解,在看到本报报道后,已经来到佳木斯的媒体包括:中央电视台、南方周末、民主与法制时报等。

  警方新闻发言人刘洪印说,佳木斯警方“已经成功破获一起杀害五名未成年人特大案件,并将犯罪嫌疑人宫润柏(男,1973年7月6日出生,汉族,佳木斯人,系刑满释放人员)捕获”。

  谈起侦破过程时,警方的说法和外界传闻的几乎一样。2月28日14时许,群众举报佳木斯市向阳区松林社区一民房内发现未成年人尸体。16时30分将犯罪嫌疑人宫润柏擒获归案。

  短短的新闻通稿用了近半数文字描写了警方两个小时的抓捕过程,“印发嫌疑人宫润柏的照片……指令卡点堵截……全面排查其社会关系……蹲坑守候”等。

  警方没有提举报人的重要性,将案件的侦破归结为“部署周密,措施得力,行动迅速”。当地党委一位宣传官员说,警方很少召开新闻发布会,以至于新闻发言人不知道是站着还是坐着宣布好。

  在连环杀童案中,有关死亡儿童的数目,几日来一直扑朔迷离,警方说法(5名)与民间流传(28名)差距甚大。

  在昨晚的“佳木斯新闻”中,当地媒体首次公布死亡数目为5名(4男1女),这似乎印证了佳木斯市警方的说法,但在本报记者的调查中,却证实这一说法背后似乎还有隐情。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变态杀手宫润柏的户籍所在地———佳木斯市东风区佳东派出所。当时办公室里共有三名警察。记者首先以宫润柏狱友的身份向民警询问其家庭住址,值班民警听到宫润柏的名字后连连追问“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沉吟片刻后,他将记者带到二楼的一个办公室里。“你们找宫润柏干什么?”“以前在号里(监狱)认识的,想找他干点正经事。”“别找他了,出事了。”“出啥事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都不知道?老大的事情了。”“我们是外地的。”“他犯命案了,而且不止一起。”“为啥犯事?”

  “那他杀了多少孩子?”“7个。”“你们怎么知道是7个?”“我们就是知道。”

  50分钟后,当另一路记者进入了佳东派出所,表示要正式采访宫润柏杀害的孩子数量时,值班民警予以了拒绝。在记者的坚持下,他表示,“就是目前公布的5个。”

  昨日,记者在佳木斯市东风区佳东派出所了解到,宫润柏还有一个弟弟,目前下落不明。

  1996年以前,宫润柏的家就在佳东派出所辖区内,后来他因强奸幼女入狱,他的母亲就把房子卖掉了,之后就不知所踪。(华商晨报)[编辑: 牛鑫]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宫润柏曾经服刑过的佳木斯江口监狱。在大门前,一位狱警表示,听说过儿童遇害的案子,但并不清楚疑凶就是宫润柏。

  记者曾得到一个说法:宫润柏在服刑期间,曾经得到过减刑的褒奖,因此才于2004年出狱,记者就此问题向该狱警核实,却被对方婉拒。本组稿件由本报记者萧暮宇丛治国采写

  按照阴历计算,3月6日(阴历二月初七)是10岁女孩儿王胜利失踪一周年的日子。

  昨日7时30分,卜玉娥就来到孙女遇害的地点,想要祭奠遭变态狂魔摧残致死的孙女。令她感觉到意外的是,已经解除了戒严的现场,竟然被再次封锁起来。

  3名公安挡住了卜玉娥的去路,在大声争辩后,卜玉娥得到了“扒门缝看一看”的允许。

  透过微微支开的门缝,卜玉娥看到好几名公安正在凶杀现场的屋子挖着什么。警方并没有给她更长时间,没过一分钟,两名民警就强行把卜玉娥从门缝前拽了回来。

  卜玉娥并没有就此离开,她从现场出来后躲到了附近一个隐蔽处“猫”了起来,“我就是想看看他们到底在找什么……”

  在卜玉娥的记忆中,她在那个隐蔽的地方躲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她等来了从现场往回走的公安民警们,“一共是6个人,有个民警手里拎着一塑料袋东西。”(华商晨报)[编辑: 牛鑫]

  当民警们经过卜玉娥的身边时,她看到塑料袋里面全部是花花绿绿的衣服,“我看得很清楚,这些衣服都很小,肯定是小孩子穿的!”

  与此同时,卜玉娥还得到另外一个消息,当民警挖出衣物离开现场的当口,曾嘱咐过邻居不许对外乱说。

  昨日傍晚,记者来到现场,当记者就“民警是否新挖出新衣物”向附近居民采访时,居民们都三缄其口。

  至昨日晚间,4名遇害孩子的家长正焦急地等待着警方给出一个DNA检测的结果。

  警方对4名孩子家长进行的DNA检测是在3月5日。( 华商晨报) [编辑: 牛鑫]

  这天中午,陈淑芬(死亡儿童武抒田的母亲)第一个接到了佳木斯市公安局向阳分局刑警大队的电线分来一趟进行DNA检测!”

  在电话中陈淑芬得知,进行DNA检测的目的在于,警方要进一步证实陈淑芬3月1日辨认的尸体是她的儿子。

  13时刚过,陈淑芬就和丈夫来到了向阳分局刑警大队,还没有进门,陈淑芬就看到了匆匆赶来的屈冬梅(死亡儿童江富元的母亲)。

  与陈淑芬一样,屈冬梅也是在中午接到了向阳分局刑警大队“进行DNA检测”的电话,两个孩子的家长随后被抽取了DNA检测所需的血液,之后被告知离开。

  就在他们离开30分钟后,第二批进行DNA检测的家长们赶来了,她们是谢红艳(死亡儿童马千里的母亲)和陈玉芳(死亡儿童白金龙的母亲),与第一批DNA检测的家长们不同的是,第二批家长是被公安民警登门告知的。但在整个检测过程中,二人始终没有见面。

  15时许,卜玉娥(死亡儿童王胜利的奶奶)也在家中等来了通知她去检测DNA的民警。“我孙女的尸体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我去检测DNA又有什么用处?”卜玉娥将两名民警赶出了家门。

  卜玉娥说,她希望警方能够尽快公布案情调查的结果,“我在辨尸时发现了我孙女的衣服,但却没看到她的尸体,我的孙女到底是死是活?”

  截至记者发稿时,4名检测完DNA的孩子家长,也没等到警方关于“辨认的尸体确实就是自己孩子”的回答。( 华商晨报)[编辑:牛鑫]

  尽管疑凶宫润柏在2月28日就被抓获,但是当地的媒体在随后的几天里对如此重大的案件,竟然没有只言片语的报道。急切想知道消息的公众只好选择了流传坊间的传言,这种无可奈何的选择,竟然给公众造成了更大的恐慌。

  “28个孩子被害”是各个不同流传版本的核心,如此触目惊心的数字,让每一个为人父母者都心惊肉跳。

  中午学校休息时,虽然不是放学时间,但是学校门口依然站满了担忧的家长。佳木斯第二小学、第十小学……记者随机看过的几个学校都是如此。

  一位在门口守候的父亲说:“我哪有什么心思工作啊,整天就怕孩子出意外,上午在单位的时候,我还听同事说,那个变态还在外面呢。”

  而作为城市资讯灵通阶层的出租车司机们,在疑凶被抓一周后,其说法仍然五花八门。

  “听说那个变态还没抓住呢,哪家的孩子要是出了事,那么那个家就彻底毁了。”另一位出租车司机竟说:“听说杀害小孩的是两人。”

  然而,在新闻发布之前,为何坊间一口咬定遇害人数是28人。尽管流传版本不同,但是这个数字却高度统一。

  每个说出这个数字的人都表示是自己听说的,不断求证下去的结果就是,这个数字可能产生于最先看到警方清理现场的遇害家属和居民。

  “我看到警方共拿着28个装尸体的袋子。”几位在现场的人均如此肯定。( 华商晨报) [编辑: 牛鑫]

  在不断更换出租车去不同部门采访的时候,记者偶遇一位曾经在某派出所任职过的出租车司机蒋涛(化名)。

  蒋涛表示,开出租车前,曾在派出所工作过,后来因为一件无心的错误离开公安队伍。“警察清理现场的时候,我正好送人到那儿,我的一位老同事事后告诉我,警方确实拿了28个袋子,但并不是都装尸体,有些袋子里装的是已经被肢解的人体器官,以我的经验来看,我的那个老同事应该没有撒谎。”

  3月3日以来,国内某知名论坛出现了一个名为《佳木斯变态杀人狂魔创下惊天血案》的帖子。

  在这个帖子中,作者刘东平首先介绍了自己年仅16岁的小弟,日前被一个变态恶魔以极其残忍的方式杀害掉的事实,“尸体面目全非……被割掉一只耳朵,腹部被剖开,内脏全被取出,生殖器被割掉,尸体已经被风干……”

  之后,作者在帖子上还透露,以同样方式被杀害掉的孩子有10多个,“(他们)被肢解后用水泥封在了炕桌背面。并在他(凶手)家中发现了大量儿童的衣服,和大小不一的12双童鞋……我现在都不敢想他一共杀了多少个孩子,因为他的邻居曾经反映,他在夏天的时候曾在家里挖过一个将近两米深的大坑……现在也不敢想这将近两米深的大坑里面还有多少个孩子……”

  昨日,刘东平告诉记者,当初发布帖子的初衷是,“我感觉这些孩子死得太冤了,必须有人出来为此负责。但是,我发现在我们当地网上论坛发不出相关帖子,这种情况让我更加愤怒。”

  就在昨日,刘东平被警方多次叫去。记者曾向刘东平询问警方叫他去的目的,刘东平言辞闪烁。记者向刘东平几名家属询问,也没有得到具体回答。

  就在昨夜,记者得知,刘东平再次被警方叫去,记者通过向其岳母陈玉芳询问才得知,警方叫刘东平去的目的“是让其以后不准再与媒体接触,并承认论坛中的帖子是他所为,还要保证以后不准再发类似的帖子……”(华商晨报)[编辑: 牛鑫]

本文链接:http://getpurlize.com/jituanzhuangyao/834.html